164、家鄉

推薦閱讀:女神的布衣兵王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逆天狂妃:并蒂花開邪王家我乃路易十四女仵作記事簿棄少歸來當神豪校園絕品狂龍引狼入室:騙婚小嬌妻暗月紀元都市之兵王歸來

    一群人吭吭哧哧的往楊樹林的小池塘去, 小時候覺得這段路且遠呢。可是現在往這邊走,倒是覺得一點都不遠,好像還蠻近的。沒多久,遠遠的就看見小池塘了。

    只不過,小池塘竟然有人。

    他們眼看著走到了,小池塘里的男人也回頭看向了他們。

    一群人眼對眼, 都有些微怔。

    好半天, 還是池塘里的黑壯漢子認出了他們, 他有些局促, 挪了挪腳:“你、你們回來了啊!”

    他在人群里看了一圈, 視線落在小虎和小豹的身上,看著他們光鮮的樣子,低頭瞄了一眼自己的衣服, 瑟縮了一下。有一種難堪的自卑。

    小虎:“表哥。”

    他們也認了出來, 這是他大姨王秀的兒子奚寶強, 他的大表哥。

    他們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絡了, 上一次還是沒有搬出村子的時候, 那一次他們鬧了矛盾。從此之后兩家就不太來往, 不過奚寶強和奚永強也被他們二叔接了過去管教,沒有再跟王秀一起生活。

    這么多年, 小虎多少也聽過他們家的事情。

    他是知道的,他那缺德大姨再嫁了,嫁給了她的一個相好。她那個相好也是老熟人,他閨女曾經是小魚的小姐妹, 還偷小魚的東西,結果兩家鬧起來的。他媳婦兒因為意外死了,他們就徹底在一起了,還又生了一個兒子。

    大概是因為有了新兒子,從此就再也沒有管過奚寶強和奚永強兩兄弟。后來她準備跟著男人去外地打工。臨走之前,還把兩個兒子手里攢的一點點小錢錢騙走了。

    正是因為她連親兒子的錢都坑了,她新婆婆可信不過她,因此堅定不讓她帶著大孫子走。她也樂得不管繼子。只帶著親兒子和繼女一起跟著男人離開。

    后來,他們衣錦還鄉了一次,說是在鵬城做生意,也賺到了錢。并且帶了村里四個五女人一起走。其中就包括跟他們關系惡劣的陶小丫。

    陶小丫為了離開,不僅跟她男人鬧翻,甚至跟娘家鬧翻,寧愿離婚,只想著出去發大財。不管她大姐怎么攔,她都堅定的離開了。再后來,有個跟著一起走的女人逃了回來才知道,王秀和她男人竟然是騙他們出去是做“雞”。她是寧死不從的,好不容易逃了回來。但是其他人卻順從了。只想著這樣輕松賺大錢。

    再那之后,他們就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了,他們也再也沒有回來過。

    也因為這件事兒,奚家兄弟一直都有點抬不起頭做人。

    小時候不懂事的,但是大了之后卻懂了。

    除了他們兄弟,村里相關的幾個孩子都多少有些受歧視。他們都有些自卑,長大之后甚至因為這件事兒找不到什么好對象。也是幸虧,他們村子里有茶園,只要勤快一點,收入總是不錯。

    這些事兒,王巧當然不會在孩子面前說。但是小虎還是知道了,小時候的小矛盾算什么呢!他們早就不記得了,只是覺得,兩個表哥其實也都挺不容易的。

    所以看到奚寶強,他并沒有太為難人。

    小豹小一些,不怎么記人,但是小虎的話還是提點了他,他也就認出了奚寶強,跟著叫了一聲:“表哥。”

    奚寶強他哎了一聲,說:“你、你們要魚嗎?”

    他沒想到他們還會叫他“表哥”,一時間也高興起來。

    雖然叫了表哥,但是小虎和小豹跟奚家兄弟關系并不算好,小時候都不在一起玩,還不如同村其他的同齡人。一時間倒是不知道說什么了。

    大概是小虎和小豹沉默下來,奚寶強再次局促起來,臉也紅了起來。

    小虎深深吸了一口氣,說:“我們不要的,我們住在賓館回去也沒有地方做。這邊魚多嗎?我們小時候,這邊魚可多了。”

    他寒暄的口氣緩解了奚寶強的情緒,他憨厚的笑:“也挺多的,每次下雨之后我都過來抓。”

    “哥,咱也抓吧?我們在這邊烤魚。”小豹躍躍欲試。

    小虎:“……”

    喵的,這貨腦子除了吃還有別的嗎?

    奚寶強:“別,我幫你們吧,你們這衣服下水可惜了。”

    小豹:“沒事兒,在吃面前,衣服算什么!”

    他撲通一下子就趟了進去,說:“好像回到了從前。”

    大概是因為小豹的主動,剛才那沉默的尷尬慢慢的也就消失了,小虎小豹還有山雞別看年紀不小,但是絕對活潑過頭。他們也一起下了水,大家又是抓魚又是玩兒。

    小棠棠感慨:“小時候哦,我是不被允許下水的。”

    “那是因為你最小啊!”小魚溫溫柔柔,她笑著說:“而且你身體弱,我們都知道不能讓你傷寒的。”

    家里窮的時候,病都病不起的。

    “是呀,不過雖然沒有下水,我也沒有閑著啊!我都有撿木耳還有蘑菇。”小棠棠擼袖子:“不如我們去撿木耳吧。”

    周星越立刻:“好,不過我不怎么認識,你教我?”

    小棠棠:“行。”

    姜朗:“……不認識還好意思說,厚臉皮。”

    周星越果然是個厚臉皮,就這樣被姜朗diss,他還能笑得出來,“不認識可以學啊!棠棠姐姐,我們往那邊走?”

    姜若棠同志立刻:“走,這邊!”

    她是很享受被人叫姐姐的感覺的,誰讓……她是家里最小的呢。她一直都是叫別人哥哥姐姐,完全沒有體會到自己做老大的快樂。

    當然,四叔家是有兩個小不點,可是,兩個小不點現在還不會說話呢!他們嘰里呱啦的,叫個媽都不會,更不要說什么姐姐了!所以,周星越一叫“姐姐”,小棠棠就高興了。

    周星越哪里不知道她的小性子呢,他微笑:“棠棠姐姐,這個時候山上是不是有野果子啊!你上過山嗎?”

    小棠棠遺憾的搖頭:“很少的,爸媽都不會帶我去的。”

    不過她也認真說:“山里很兇險的,可不是想的那么簡單,你看這邊好像是沒有什么。但是這個山連綿不絕的。往里面走,特別危險。我聽我奶說,當年鬧饑荒,我們這邊沒有餓死人,反倒是因為上山死了些人。你就知道這山的可怕了。”

    周星越:“這么嚇人?”

    姜若棠點頭:“是呀。就算我媽媽本事超級大,也不敢往太深的地方走的。”

    周星越眸子都柔和幾分,他說:“那我們不去。”

    周星越一直纏著小棠棠聊天,他倒是也不提什么旁的,只是說一些向陽屯的事情。可越是這樣,姜朗越是覺得周星越這人真是雞賊到家了。

    他們從京北趕回來家,滿心也都沉浸在這邊。周星越聊這個,小棠棠當然很來勁。可以說,這個話題是她這個階段最喜歡的,周星越算是十分投其所好。

    而且,他們聊這么多,周星越問的,都是他所沒有參與的姜若棠的小時候。兩人說起這些,不是更加的親近不少嘛?

    姜朗盯著周星越的背,幾乎要給他看出一個窟窿來。

    不過,周星越倒是平靜的很,他當然感受得到姜朗的死亡視線。但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反正他又不能直接上來打自己,被看一會兒又不能少一塊肉。

    他微笑:“這邊這個是不是木耳?”

    小棠棠立刻高興:“是!”

    她點頭:“就是這個。”

    周星越笑:“跟你在一起,我覺得自己都變好運了。”

    小棠棠:“撿到幾個木耳就是變好運,那么要是挖到人參,你不是要上天?”

    周星越:“那我睜大眼睛,爭取找到一顆人參。”

    小棠棠嬌俏的笑,說:“我才不要呢。”

    東西還沒有呢,他們就已經開始研究起來東西的歸屬權了。

    他們走在前邊,小貓和小魚兩個人站在后面,小魚小小聲的跟他哥哥說:“我覺得小狼想要吃人。”

    小貓揉了揉她的頭,說:“將來有人追求你,我跟山雞也不會客氣的。”

    小魚:“……嚶嚶。”

    大概是開啟了這個話題,小貓也謹慎起來,他盯住了小魚,說:“你有喜歡的人了?”

    小魚立刻:“沒有,我發誓這個真沒有!”

    小貓微笑:“那么,你喜歡什么樣的?像周星越這樣長得好的?還是小虎山雞這樣的活潑型?還是說,你喜歡小狼這樣的沉穩冷靜型?”

    小魚的視線落在周星越的身上,果斷的搖頭:“我不喜歡周星越這樣的!”

    雖然周星越長得特別好,家世也好,但是大概是從小就認識的關系。小魚就是覺得周星越這種完全不適合她。

    并不行的!

    再一想她的幾個哥哥的類型,小魚又搖頭:“……好像,也不行。”

    小魚認真說:“我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樣的類型,沒有遇見喜歡的人,所以都說不好的。”

    小貓微微頷首,說:“也是。不過你有喜歡的人,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小魚:“哦。”

    小貓默默嘆氣,這個時候就格外羨慕小虎了啊,他是弟弟,就不用考慮這些有的沒的。但是他們家和小狼,都有妹妹,這就很擔心了。妹妹那么好,生怕被大傻逼騙了。

    真是愁人啊!

    他們還好,小魚看起來還懵懵懂懂的。但是小棠棠身邊已經有餓狼環繞了。

    周星越覺得,自己身邊的視線就更多了,他仍舊淡定如昔,他帶笑說:“棠棠,累不累?”

    小棠棠搖頭:“當然不累啊!”

    又想了想,補充:“也是累的,但是心里還是興奮,就是覺得特別有精神。”

    “我背你吧!”周星越關心的說。

    姜朗跟在他們身后,怒氣值不斷飆升,終于忍無可忍,他冷漠的呵笑了一聲,說:“我這個親哥哥在,哪里用得著你?”

    他盯死了周星越,說:“你不是說要照顧你姥爺的嗎?出來這么久,老人該著急了吧?”

    周星越無辜的很:“舟車勞頓,我外公肯定是要睡一覺的。我在哪兒只會影響他們休息的。再說,我現在也很少有機會可以出來。正好讓棠棠姐姐給我介紹一下。”

    小棠棠歪頭看周星越,她覺得周星越今天有點怪怪的耶。這個人平時叫一聲“姐姐”,簡直像是要他的命。但是現在可不同了,一口一個棠棠姐姐,都叫的她找不到北了。

    奇奇怪怪的。

    她戳了周星越一下,說:“我這么覺得,你最近有點討好我啊!”

    周星越眨眨眼,說:“有嗎?”

    小棠棠點頭:“有的。說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兒想要求我?”

    周星越作勢想了一想,眨了眨眼睛,他的眼睛一點也不像男孩子,水汪汪的。小棠棠看呆了。

    周星越忍著笑意,說:“我棠棠姐姐真的好聰明,這都被你發現了。”

    小棠棠臉色微紅,說:“那你要干什么?”

    周星越:“其實,是跟我姥爺有關的。”

    他正色起來,說:“你們明天上山祭拜,我們也想跟著去,但是我怕你媽不同意。所以,棠棠你幫我們說點好話好不好?”

    小棠棠:“原來是為了這個。”

    “那你幫我們說點好話,好不好?你看我外公都那么大歲數了,你讓一個老頭兒去跟你媽媽說好話,是不是有點詭異?”他繼續說:“我來就好多了,棠棠姐姐,你就幫幫腔就行。我上山給你挖人參。”

    姜若棠:“……”

    她深深的看了周星越一眼,說:“這牛逼給你吹的,還挖人參,你能不能打到野兔子都費勁咧。”

    周星越精得很,立刻說:“那肯定能,等我打到野兔,我們就吃兔子。好嗎?”

    “好。”

    周星越揚起了嘴角,他說:“那么這三天我就是棠棠姐姐的小跟班了,你想讓我干什么,盡管使喚我,我一定時時刻刻都在你的身邊,給你跑腿。”

    小棠棠隱約的覺得這話哪里不太對,但是她也沒有細想,只是說:“你能不能干好啊,那么現在你去摘許多木耳啊。”

    周星越:“保證完成任務。”

    為了報答姜若棠,周星越主動做了“貼身”小跟班,一只圍著姜若棠轉悠。

    姜朗:“……”

    媽的,想踹死他。

    小貓眼看周星越這個操作,認真給妹妹科普:“小魚啊,你看,這就是套路。周星越這就是故意的。”

    小貓:“哪里故意?沒有吧?”

    周星越明明很真心呀,再說,他又沒有怎么樣。

    “哥哥,你們這樣誤解別人也不好。”

    小貓:“………………”

    小魚:“再說,既然你們認定周星越耍心機,為什么不跟小棠棠說?其實,你們也不確定吧?就是看周星越不順眼,才這樣說。但是真的讓你們確定,你們也不能確定。所以你和小狼都不跟棠棠說。”

    小魚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聰明到爆!

    她覺得自己已經看清了事情的真相,沾沾自喜。

    小貓:“……”我的傻白甜還自以為聰明的妹妹。

    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你個笨蛋。”

    小魚眨巴眼,小貓語重心長:“棠棠的性格,你覺得我們說了,她會相信嗎?你這種小笨蛋都知道反駁。棠棠那種有主見的女孩子會聽嗎?要是產生逆反心理了呢?那什么,我不說更多,你且看著吧。”

    小魚:“哦。”

    小貓:愁。

    小狼:愁上加愁。

    此時心機boy周星越正在認真幫小棠棠摘木耳,他間或回頭看她,問:“這樣的好不好?”

    小棠棠湊在他身邊蹲下,說:“我跟你一起。”

    她也不是一個只會讓別人干活兒的人,“挺好的,這邊木耳好多哦。”

    周星越:“是啊。其實,我挺喜歡這樣的日子的,你知道的,我小時候一直都生活在大院兒里,很少出門的。太小時候的事情我記不住了,不過我媽說我當初差點被人偷走,所以他們就格外的小心謹慎。我都沒怎么出過大院兒,別人去長城,去故宮,出去四處玩兒,我都沒去過的。那個時候我在我們大院是最不合群的小孩子。”

    小棠棠打小兒就認識周星越了,自然知道周星越是個城市里的“小土包子”,他好像哪里都沒有去過,什么街邊小零食都沒有吃過。可憐兮兮的沒見識哦。

    “所以我真的很羨慕這種山間的童趣生活。大家一起熱熱鬧鬧的跑來跑去,摘野菜抓河魚,多好啊。”說到這里,他抬頭:“小時候感覺不到這樣的快樂,現在感受,也是可以的吧?”

    小棠棠:“當然可以呀!棠棠姐姐帶你飛。”

    周星越揚起了嘴角。

    小棠棠:“我們多摘一點木耳,回去可以分。”

    周星越:“好!”

    兩個人哼哧哼哧的摘木耳,小狼實名制檸檬了!

    他湊過去,說:“棠棠休息去,哥哥給你摘。”

    小棠棠:“不用的啊,我跟你們一起,好久沒有摘木耳了。好想念啊!”

    小狼:“……”

    小狼覺得,他今天無語哽咽的次數有點多。

    其實小狼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就說他進入集團,明明才三個月,日子極短極短,卻已經不容小覷了。任誰都不敢把他當成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看。

    他手段十分了得。

    縱然是一些四五十歲的高層也要感慨一聲,人不可貌相。

    不過縱然有再多的手段,小狼卻不會用在自家人身上,雖然周星越是個癟犢子,看起來巨煩人,但是到底是一起長大的,吵吵鬧鬧感情也在,他是不會用對下屬或者競爭對手那種手段的。

    正是因此,越發的憋氣!

    他不能下狠手,這下子還蹬鼻子上臉來了!

    很氣啊!

    他幽幽的燈周星越,琢磨今晚揍他一頓的可能性!

    也許,可以?

本文網址:http://www.ntclcv.icu/xs/58/58945/191673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卓版彩票助赢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