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靈異小說 > 這個修士很危險 > 三十五章 星辰之力

三十五章 星辰之力

推薦閱讀:女神的布衣兵王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逆天狂妃:并蒂花開邪王家我乃路易十四女仵作記事簿棄少歸來當神豪校園絕品狂龍引狼入室:騙婚小嬌妻暗月紀元都市之兵王歸來

    “……何謂鬼仙?人死為鬼,長生為仙。死而滅,至強亦為凡軀,死而不滅,則為鬼仙。鬼仙是仙,但終究沾一個鬼字,為仙之最下品……”

    “……也罷,我便從頭說,不,還是從你說起,從合道期說起。在此之前,我得提醒你,我付出的都是我這數十年修行的真知灼見,雖是只言片語,卻蘊藏著我畢生心血,非摯愛至親之人,不得相傳,希望你知曉輕重,感念恩情……”

    許易沒想到堂堂鬼仙境的銀尊,竟是如此叨叨的脾性,三兩句就轉上了索要陰官符的路子,他正聽得心癢難耐,只好再三承諾,催促王不易速速轉上正題。

    “……你如今已仙劫圓滿,剩下的,便是要借助香火珠和靈珠,開辟星空,點亮主星……”

    許易打斷道,“是要借助星辰之力?敢問星辰之力和仙靈之力,到底有何區別?”

    王不易道,“世界上的力量的種類,近乎無窮無盡,但有一點是確定的,越接近本源之力,越是威能無窮。跨入仙人行列以前,修士所掌控的力量之源,不管是真元,法元,靈力,都是仙靈之力的低級體現形式,畢竟人力有時窮,當這些低級的仙靈之力運用到了極致,已經不是光從身體開發,求索,便能繼續進步的。便需要假借外力,這外力便是仙靈之力的高階體現形式星辰之力。”

    許易道,“仙靈珠又是怎么回事?此珠所蘊含的仙靈之力,又該如何定義?”

    王不易道,“仙靈珠,乃是修士取天材地寶凝練而成,其蘊含的仙靈之力,最為中正平和,在星辰之力極難被提取的情形下,仙靈珠則成了極好的替代。若硬要給仙靈珠歸類,他便是仙靈之力的中級體現形式。”

    許易點點頭,給王不易分一杯茶,請他繼續。

    王不易道,“點亮主星后,便能引動星辰和主星交相感應,待主星顏色五轉,便是合道圓滿,接下來……”

    許易再度打斷,“不知所謂主星有哪些,一人能點亮幾顆星宿,又以點亮哪些星宿為上品,所謂的引動星辰之力和主星交相感應,是不是證明合道期修士,能夠動用星辰之力。”

    王不易忍不住壓了壓太陽穴,終于端起始終不肯碰一下的茶杯,一口將茶水飲盡,說道,“星空燦爛,繁星萬千,能夠被引動的星辰,不過百余之數。至于點亮何種星辰,一看修士自己的根基,二看機緣。至于主星的優劣之別,我也說不清楚,但當世俊杰皆以太陰、太陽二星為最重。”

    “至于能否同時點亮多顆主星,這種情況,我沒見過,卻聽說過。當今江北土地宮之神主晁琨,便是點亮了兩顆主星的存在,一身修為,極為可怖。你小子得罪了江北土地宮,絕對是你的一大災難。”

    本想給許易潑一盤子冷水,豈料許易根本就無動于衷,依舊那番靜心聆聽的姿態。

    王不易當然不知道,許易這一路走來,到底經歷了多少艱難險阻。

    至于得罪誰誰,會有如何的悲慘下場,在他聽來,真的和牙疼咒,沒什么區別。

    見許易沒什么反應,王不易壓下不快,接道,“我先前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合道期只能點亮主星,引動天上對應的星辰,產生交相感應,和應用星辰之力,是兩回事。你當記住,能應用星力的,只有仙人。”

    許易點點頭,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王不易繼續,

    王不易道,“待合道圓滿,便是渡陰陽劫,借陰陽之力,脫凡成仙,向死而生。這一步的玄妙,我說不清楚,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道,這一關,差異性太大,簡直就是因人而異,我就不多加論述。”

    “……所謂地仙,共分三類,一者,鬼仙,二者,人仙,三者,地仙。人仙,地仙,我并不能觸及,不敢妄言。至于鬼仙之妙,根本在于一龍之妙……”

    王不易當真不藏私,不再要許易主動詢問,直接將他所知的關于鬼仙境的所有常識,一并告知了。

    許易起身,鄭重抱拳道,“今日聽王兄一番宏論,宛若撥開云霧,睹見青天。今日所賜,必有后報。”

    “厚報什么的,就不必了,你只要知道感恩就好,至于什么感謝的話,就更不必提了。與其盡說這些虛詞,不如來些實在的,我要什么,你心里很清楚,速速將陰官符還我,比說一車的感謝話都強。”

    王不易淡然如風。

    許易道,“許某行事,向來善始善終,感謝乃是我的心意,但心意不能破壞規矩,前面我說的很清楚,除了問王兄個問題,還需要王兄幫我個小忙,不知王兄還記不記得。”

    王不易眉頭微皺,“當然記得,我還記得你當時說的很清楚,說不過是舉手之勞,想必你不會是在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戲吧。”

    既然不能避免麻煩,他還是希望麻煩盡可能小一些。

    許易道,“我想立即合道,想請王兄助我一臂之力,為我護法。”

    王不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定定盯著許易,徹底迷茫了。

    原本他料定陰官符就在許易身上,現在卻是不那么肯定了。

    因為合道之時,許易脆弱得不可能有反擊他的能力,屆時,他有的是辦法拿捏住許易。

    但許易竟放心讓他護法,他快要推翻自己的判斷。

    “怎么,王兄不肯答應?”

    許易含笑盯著王不易。

    這樣的狀態下,沖擊合道期,的確不是什么好主意,但卻是不得已而為之。

    一者,王不易只能用陰官符利用這一回,要用就用徹底。

    二者,他所處的環境很惡劣,且不說王不易這邊的事兒,不好收尾,單是江北土地宮的那幫人,就不會輕易放過他。

    沒有實力,一切都是枉然。

    “舉手之勞,沒什么好不答應的。”

    王不易含笑說道,他不打算胡思亂想了,靜等著許易完事兒就是了,畢竟,只是護法,又不要他費力,站著旁觀就是。

    然而,不過數十息,王不易便被殘酷的現實,狠狠在臉上抽了一耳光。

本文網址:http://www.ntclcv.icu/xs/58/58025/191673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卓版彩票助赢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