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國家讓我去當貓 > 185、手工西裝【一更】

185、手工西裝【一更】

推薦閱讀:女神的布衣兵王妖醫傾城,鬼王的極品悍妃逆天狂妃:并蒂花開邪王家我乃路易十四女仵作記事簿棄少歸來當神豪校園絕品狂龍引狼入室:騙婚小嬌妻暗月紀元都市之兵王歸來

    王前輩輕描淡寫, 黑霧圍著石頭挑剔繞了一圈, 最后很滿意的停下。她也不瞞著喬雙鯉,當面說到:“童老貓心眼太多, 我不信他。”

    “心??”

    喬雙鯉不敢置信地盯著那塊黑色時候,喉結動了動, 良久,他聲音干澀:“師父, 你不是真正的復活嗎。”

    “想什么, 這世界上哪有能逆轉生死的好事。”

    王盼之嘲諷道,黑霧顫抖, 忍不住飄到喬雙鯉頭頂,燎了他發梢一下子,聲音倒是罕見溫和下來:“小娃娃做夢呢。”

    “可是……”

    喬雙鯉訥訥不言,這和他想象中的復活完全不一樣!原本還以為王前輩有什么黑科技,結果竟然是這種辦法!用黑石中龐大的能量來支撐靈魂, 確實可以讓她脫離喬雙鯉的身軀, 但是一旦能量耗盡, 喬雙鯉又不在周圍,王前輩就會直接灰飛煙滅!

    “行了,擺這幅喪氣樣, 給誰看呢。”

    王盼之不耐煩道:“我籌劃這么久,難道就是自己送死去的?”

    轉過頭,她又對王老贊許道:“做的不錯,剩下的東西你也多費點心。”

    “回頭我先試試。”

    “姨, 要不然等完全準備好了再嘗試吧。”

    王老也是擔心的不停勸,但王前輩黑霧一動他就不敢說話了,只剩下憂心忡忡的目光。

    “行了行了,你們一個個的怎么就不盼我點好---我心里有數。”

    王前輩顯然不耐煩了,直接換了話題。

    “我回去調試了,別來吵我。”

    話音落下,黑霧消失,茶室中只剩下喬雙鯉和王老兩人。

    沉默片刻,王老嘆了口氣,端起紫砂茶壺,給喬雙鯉倒上了一杯清茶:“小姨就是這樣的脾氣。”

    他語氣無奈,雪白蒸汽裊裊,模糊了蒼老的容顏:“姆媽去的早,是小姨她把我拉扯大。那時候我特別怕她,做錯事從來逃不過她的眼睛,動輒就要挨一頓板子,痛的我幾天都下不了床。想來荒唐,我年輕時候是做過許多混賬事,看見小姨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走不動道,那時候心里真真怕的很吶,又覺得丟人,有時候心里還會咒她,說過些沒分寸的話。”

    “現在倒是想挨板子,也沒機會了。”

    “王老,師父復活這件事,到底,到底靠不靠譜。”

    喬雙鯉仍舊擔心的要命,用塊黑石頭當心臟維系靈魂,這怎么看都容易出事啊!王老沒在意他的質疑,細心解惑:“小姨她幾十年前就做了準備,應當是有譜的,假若她能夠從此隱居山林,往后無病無憂,當是能夠長壽。只是,她性格激烈如火,恐怕……”

    王老頹喪地向后靠在竹椅上,一下子向老了數歲,露出幾分暮色,無奈喃喃:“這是她的心病,也是我們王家曾經的恥辱…倒是讓師弟你見笑了。”

    兩人又聊了幾句,王老終于振奮起精神:“除了小姨的事,我這次前來拜訪,確實是有事情要來找師弟你。”

    “是王氏太極的事情嗎。”

    喬雙鯉了然,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發,羞赧道:“我最近實在是太忙……”

    “不是,不是。”

    王老嗬嗬笑了,老頑童似的逗趣:“這件事不急,倒是有另一番運氣,正近在眉睫吶。”

    他故作神秘,眨了眨眼:“雙界拍賣會,不知道你曉不曉得。”

    雙節拍賣會!

    喬雙鯉當然知道啊,他可是太知道了,到時候他可是要跟灰王正面掰頭的。王老提起這個做什么?

    “你是鴛鴦眼,這種天賦并不尋常,師弟你應該知道,它能讓你同時容納多種火焰。”

    似乎是看出了喬雙鯉的疑惑,王老侃侃而談,徐徐道出:“雙界拍賣會,是由月魄書社舉辦的,橫跨人類與禁區的盛大拍賣會,三年一次。到時候來自九州八荒,五湖四海的強者都會到來。拍賣會上經常會出現罕見的好東西,上一屆的拍賣會上就出現了一捧淡綠色的火種。”

    王老說著,從懷中摸出一塊檀木牌,緩緩推到喬雙鯉的面前,鼓勵微笑:“今年說不準,但能去開開眼界也是好事。”

    這檀木牌喬雙鯉可是太眼熟了,從安哥拉領隊身上搜出來的那塊現在還在無憂城放著呢,作為黑夢王自己又有一塊,加上王老給的這個,可足足是有三塊了。

    不過三塊木牌倒是各有不同。安哥拉那塊是紫檀木,自己的是塊漆黑潤澤的陰沉木,王老這塊則是淡紅色的,隱隱帶著木質清香。不同的顏色可能代表身份不同。唯一的相同點是正背面都刻著瘦長小篆。

    在王老指點下,喬雙鯉知道正面那幾個字是“一見生財”,背面則是“天下太平”,角落里刻的小字是“月魄書社”

    “王老…師兄。”

    喬雙鯉發愁,他現在手里可是已經有兩塊憑證了。又沒有分身術,難道還能人類老鼠那邊都去?他斟酌措辭,準備婉拒王老: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

    等等,分身術?兩邊都去?

    喬雙鯉腦海中飛快閃過什么,話到嘴邊一轉:“只是可能沒時間……”

    “誒,年輕人專心功課是好事,但也要開開眼界,這個儂先拿著嘛。”

    王老也不在意,笑著又把木牌往喬雙鯉那邊推了推。臨走前,喬雙鯉忽然咳嗽起來,王老著急問,他就說是氣候不適應,有點感冒。

    當天晚上回去王前輩短暫蘇醒了一會,囑咐喬雙鯉給她一些晶鉆晶髓。喬雙鯉毫不猶豫撥過去幾百斤,看的王前輩眼角直抽:“小敗家子,我用不了這么多。”

    “師父,你準備什么時候開始嘗試啊?”

    “大概一兩天后吧。”

    王前輩漫不經心,親手挑了些晶鉆。她里來是個風風火火,說做就做的人,絕對不會再拖延下去。

    “怎么,有事?”

    “什么都瞞不過師父你。”

    喬雙鯉討好笑了笑,給黑霧捏肩,斟酌著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兩天后的拍賣會,我有一個想法。”

    他輕聲耳語片刻,末了有些不確定地笑道:“……您看,這樣行不行。”

    “哦?”

    王前輩細細聽了,陷入沉思,半晌她忽然笑了:“有點意思。”

    **

    喬雙鯉答應了王老,兩天后一同前往拍賣會。之后王前輩在他思維空間里消失了,應該是去準備。喬雙鯉也做了一番精心的計劃。拍賣會開始當天,王老專門給喬雙鯉送來了一整套精心準備手工西裝。

    “我王家老太爺當初闖關北下南洋,掙扎下碩大的基業。到現在卻很少有人知道我綢緞王的稱號了。”

    王老捋著胡須,抬手拍了拍西裝,慈和看向喬雙鯉:“我們有許多世界頂尖織工老師傅,放現在都是國寶級的存在,輕易不給人做衣裳。但王家的后輩幾乎每一件都是他們精心手工縫制的。唯有一件不同…”

    喬雙鯉帶著口罩,時不時地咳嗽,聲音沙啞到幾乎聽不見。他接過這一疊衣物,入手柔軟絲滑,不知道是用什么布料做成的,看不到一點針腳。所有扣眼都是手工鎖的,一水用的牛角扣,低調奢華至極。回房間穿到身上,十分合身,襯得他身材修長,腰處稍微一掐,整個人精神的很。純黑色的西裝令他顯得更加成熟。

    照鏡子,喬雙鯉也覺得十分滿意,真心感謝。但王老卻揮了揮手:“不要謝我,不要謝我。剛才的話我還沒有說完呢。”

    “在王家人正式踏入社交場合,通常也就是成年后,那第一件正式的西裝,都是最親近的長輩親手縫制成的。”

    面對臉上還有些疑惑的年輕人,王老低笑,聲音中隱藏不住的艷羨,輕聲道:“師弟,你這一身衣服,小姨她早就準備好了。”

    師父……

    喬雙鯉心中五味雜陳,和王老約定好晚上時間,他回到自己的宿舍。書房里,正對窗戶的扶手椅上坐著淡淡人型黑影,她拄著頭,側臉望向窗外如冰般澄澈的灰藍色的天空,光線落到那黑霧上,顯得格外沉默憂郁。

    只是這幅靜謐的冷色調畫面在喬雙鯉進來時直接打破,虛影吝嗇望了他一眼,刻薄評價道:“看起來挺人模狗樣的。”

    “師父…”

    有無數的話梗在喬雙鯉的喉嚨里,一時間卻有說不出口,最后訥訥:“您成功了。”

    “算是吧,差強人意。”

    虛影握了握拳,滿意道:“夠支撐到我把唐月涼那畜生殺了。”

    殺了之后呢?你的身體還撐的住嗎?

    喬雙鯉心中忽然涌起沉重的悲傷,但是他臉上卻仍是笑的,甚至還笑著打趣:“說好了我要給師門報仇的,怎么到最后師父還是準備自己上了。”

    “沒辦法,徒弟不爭氣啊。”

    王盼之老氣橫秋感慨道,她今天確實是高興,沒覺察到喬雙鯉的笑并不發自內心,還頗為滿意道:“就是這樣,德生他想的太多,一見我就苦著臉。沒意思透了,要我說,人這一輩子就該多笑,這樣才夠大氣,活的夠勁,懂嗎。”

    喬雙鯉低聲說了句懂,回到臥室把衣服換下來,雙手捧到了王盼之的面前。

    “師父,晚上靠你了。”

    作者有話要說:  還沒燥起來,今晚更新保二爭三,盡請期待!

本文網址:http://www.ntclcv.icu/xs/57/57490/191673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卓版彩票助赢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