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九龍吞珠 > 第161章 入神位

第161章 入神位

推薦閱讀:鎖雀翎修真世界的老虎能穿越的烏鴉穿成七零極品妻香火煉神道諸天最強大BOSS混沌八皇全境入侵重生之逆世驕凰民國草根

    一股無比強橫的真氣出現在將守小腹,并且逐漸增大,如同一個風火輪,在腹部不斷旋轉。

    他小腹劇痛,俯下上身,雙膝跪地,脖頸青筋暴起,額頭出現都豆大的汗珠。

    這…這是怎么回事,將守心中奇怪。

    難道…難道是那顆銀色果實的問題?

    正當將守疼痛難忍時,洞口前方出現陣陣顫動。

    抬頭看去,一個黑點逐漸變大。

    將守目力驚人,他已經看到那只羊面獸身的巨獸,正向著他這邊快速的跑來。

    周圍的積雪,被它巨大的蹄子,踩踏的漫天飛舞。

    “難道天要亡我?”將守心中無奈。

    巨獸里的越來越近,他都能從吹來的寒風中,再次聞到一股惡臭的血腥氣。

    “轟隆隆…”

    大地發出巨大的轟響,將守半跪在洞口,費力的抬起頭,看著已經站在面前的巨獸。

    巨獸雙目猙獰,低頭看著如同螻蟻般的將守,全身散發的濃濃殺意,如同在思考用哪種方式殺死這個奪走它銀草之人。

    將守想強忍著腹痛,努力站起來,試了幾次,竟然沒有成功。

    應為小腹確實很痛,強橫的力量在里面反轉,變大,似乎要撐爆他的內臟。

    但坐以待斃,絕不是將守的風格,無論他是否能打過眼前這只擎天巨獸,他都必須出招,做最后的反抗。

    “啊!”

    將守口中大吼,在寂靜的周圍顯得非常突兀。

    連巨獸都向后退了半步,不知這個人怎么突然大吼。

    他顫抖的站起身,目光兇狠的盯著巨獸,首先在氣勢上,就不能輸。

    一人一獸,一時之間,對峙起來。

    巨獸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消逝,重新換上猙獰神色。

    它仿佛要回擊將守,對著他猛然大吼。

    一股磅礴的氣息吹向將守,他全身的衣服都向后抖動。

    這股氣勢確實猛烈。

    將守面無懼色,竟然向前走了一步。

    身體的活動,扯動了身體,包括腹部。

    他只感覺隨著身體的扭動,體內磅礴洶涌的真氣,立刻順著四肢經脈,狂涌而出,洗刷著全身脈絡。

    腹中的疼痛逐漸平復,當真氣走過全身的脈絡時,身體的血管如同被洗刷過一邊,感覺無比順暢。

    這種順暢并不是舒服,而是莫名與天地,自然的鏈接更加的通透,流暢!

    “嗷!”

    巨獸再次對著將守大吼,臉上的殺意越發的濃郁。

    只見它后退弓起,上身匍匐,布滿獠牙的大嘴瞬間睜開,準備對眼前的人類進行致命一擊。

    “轟!”

    就在將守準備與巨獸拼死一搏時,晴朗的天空忽然響起一聲悶雷!

    悶雷渾厚而陰沉,在將守耳中,這雷聲是那么的熟悉…

    此刻已經白天,晴朗的天空,逐漸匯聚了幾多遮天烏云,將這一領域籠罩的如同黑夜。

    巨獸仰頭看向天空,竟然面露驚懼之色,四肢緩慢向來時的路后退了幾步。

    它重新低下頭,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渺小的將守,似乎這種情況不應該發生在他身上一般。

    但這里除了他和自己外,再無任何生物。

    烏云變得濃密,幾道藍白雷電,不時在烏云中閃現。

    “轟轟轟…”

    悶雷之聲,滾滾轟鳴,仿佛在為接下來的巨雷蓄力。

    巨獸再次仰頭看向天空,眼中懼色越發的明顯,粗長的身體,也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轟隆!”

    天空突然爆發出一聲巨大的悶響,仿佛在暗示接下來會有恐怖的事情發生。

    雷聲在昆侖墟的山澗中久久回蕩…

    當雷聲震徹,巨獸毫不猶豫的扭轉瘋狂的向著山澗逃去,仿佛多留一秒就會要了它的命。

    將守笑著搖了搖頭,心道,果然是神獸,竟然看得出是天雷。

    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漸漸恢復,全身充斥著澎湃的力量。

    真龍綱要第三章,第九層“防”,他要突破了。

    將守直起身子,活動一下筋骨,向著洞穴前的空地深谷走去。

    他要在這里,迎接屬于他的天雷,也是天劫。

    頂住了,他將步入強大的第四層,頂不住,他就會隨著天雷,灰飛煙滅。

    天空繼續響著悶雷,他最后回頭看了一眼洞穴,里面的女人…

    還沒等他想完,“轟!”

    響聲震徹天地,昆侖墟的高山,仿佛都在顫動。

    一道無比粗大的藍白天雷,如同一條俯沖巨龍,對著將守的頭頂,飛射而下。

    將守運起丹田內所有的本元真氣,匯聚于頭頂,迎接著天雷。

    “轟…”

    天雷狠狠的劈在了將守的頭頂。

    他努力著不讓自己昏迷,他不想像上次那般,直接被天雷劈得昏迷。

    他感覺身體深處的靈魂在顫動,無比疼痛,仿佛靈魂被一股巨力在撕扯。

    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膚,都熾熱難擋,他甚至感覺白皙滑嫩的皮膚在一點點的焦黑,冒煙…

    渾身的氣血止不住的翻滾,沸騰,好像被熊熊烈火所蒸烤。

    天雷,是天神的怒火,凡人的天劫。

    將守眼神凜冽,面目猙獰痛苦,他在用無比堅定的意志抵抗靈魂,身體,血液同時傳來的疼痛。

    他很疲累,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

    他很想閉上眼睛,就像上次那般,昏迷,清醒。

    但將守是將軍,是偉大的將軍,是守護一方國土的將軍,他不允許逃避,他要戰勝對手。

    哪怕它是天雷。

    哪怕它將自己劈的飛灰湮滅…

    漸漸的,他聞到一股糊味,焦糊的味道。

    他低頭看向自己,全身焦黑如炭,安靜的躺在雪地上。

    潔白的雪地上,他全身焦黑,顯得十分的突兀。

    他挺過來了,沒有昏迷,整個雷劈的過程,都十分清醒。

    他忍受著疼痛,無比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來自靈魂,來自**,來自精神。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白皙滑嫩的皮膚瞬間變成漆黑的焦皮,孔武有力的肌肉灰飛煙滅。

    最后,他只剩下一副披著黑色焦皮的骨架和腦袋,無力的躺在冰冷的雪地。

    當地面的寒冷,傳入他的身體,竟然感到無與倫比的舒服,一絲清涼的感覺,從后背傳來。

    之前他不喜歡冰雪,因為它的寒冷讓思離人有了寒癥,更間接拖累著他們停留在此處。

    但現在,他多么希望全身都能被積雪包裹,讓清爽的感覺傳遍全身。

    周圍很安靜,只有山谷中的寒風,傳來絲絲呼嘯的聲音。

    腦海中傳來一陣困意,不知不覺間,他進入了沉睡。

    在夢里,他感覺全身瘙癢,很像用手去抓,但卻怎么都抬不起手臂。

    他還夢到有一群野狼,在周圍徘徊,對著他齜牙咧嘴,目露兇光。

    但轉瞬間,地面震動,積雪紛飛,那只羊面獸身的巨獸跑過來,嚇退了狼群。

    它趴俯在他周圍,用柳葉大眼關切的看著他,守護者他。

    ………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重新放晴,藍天清澈,白云朵朵。

    明媚的陽光普照著大地。

    將守依舊躺在雪地之上,但身體周圍卻沒有積雪,是被他溫熱的體溫所融化。

    他的手指微動,漸漸有了知覺。

    他想睜開眼睛,但一道刺眼的光芒,趕忙又重新閉上眼睛。

    隨后,他深深的呼吸幾口,感覺全身舒暢無比,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慢慢的坐起身,避開刺眼的陽光,環視周圍。

    只見周圍的山壁周圍,布滿了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碎石。

    之前被積雪掩埋的枯樹,也露出了幾縷樹皮,通體發黑。

    看來周圍的碎石,焦黑的枯樹,都是被天雷的威力所毀的。

    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在威力如此洶涌的天雷下活著,還沒有昏迷,一股雄壯自豪的情緒,在心頭涌起。

    他查看自己的身體,一探之下,五臟六腑,全身血管,經絡等等,竟然完全恢復,甚至更勝從前!

    每一處都散發著蓬勃生機!一道無比璀璨的紅色生命線,在體內不停的游走,彰顯他的氣血充沛。

    腿部,手臂,腹部…眼睛所能看到的所有地方,白皙,透亮,堅韌!

    他能感覺到全身如同銅墻鐵皮一般,無比強悍,不懼任何攻擊。

    心中一股實踐自身防御的**,充斥著內心,他竟然渴望戰斗,與強者一戰!

    “嗯?”將守驚呼!

    內丹不見了!

    此刻,他的丹田處,只有一顆孤零零的藍色龍珠,而金色的內丹竟然消失不見了!

    這是怎么回事?

    “嗖嗖…”

    身后傳來細微的響動。

    思離人!

    將守想到這里,趕忙轉身向著山洞看去,只見一道白色的影子,迅速沖進洞穴。

    他心中大驚,趕忙站起身,向著洞內跑去。

    思離人現在昏迷,全身更是只穿了自己一件外衣,隨便什么人和野獸,都能將她殺死。

    將守剛踏入洞穴,就聽到一聲大喊:“不許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你!”

    他徒然挺住腳步,這聲嬌斥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聽過。

    思離人!這聲驕斥竟然是思離人的喊聲,她好了?

    將守心中有了幾分欣喜,趕忙喊道:“是我,隱士聯盟的將守!”

    “哼!登徒浪子,我知道是你!真沒想到,你竟然是個禽獸!枉我之前被重情重義的行為所感動,愿意與你一同赴死,你竟然乘人之危,無恥!混蛋!流氓!”思離人的聲音非常的憤怒。

    但奇怪,她卻沒有沖出來,反而隱藏在陰暗的洞**。

    將守透過黑暗看去,只見她蜷縮在洞穴底部,兩道楚楚淚痕,還掛在臉上。

    她之前哭過?

    將守聽著思離人的怒罵,心中疑惑,自己明明救了她,怎么還被她說成混蛋,流氓,禽獸?

    “思離人,你是不是有什么誤會?你我二人墜崖之后,我一直照顧著你,并沒有任何不軌之舉。”將守解釋道。

    “你胡說,明明占了別人便宜,看遍…你竟然還說救我?救我用脫我的衣服嗎?”思離人語氣憤怒,說道最后竟然有了一絲哭腔。

    將守能看到有兩串淚珠,正順著她絕世的面容流淌下來。

    “真的是誤會了,你之前一直昏迷,全身發冷,寒氣入體,但你的衣服被雪水打濕,我擔心你身體引發寒癥,才將你的衣服拿出去烘干。脫你衣服時,我都是閉著眼睛,沒有偷看一點…”

    說道最后,將守語氣有那么點不自信,那白皙筆直的長腿,玲瓏粉嫩的腳趾,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那我的衣服呢?我在周圍找了一圈,都沒有看到我的衣服!”思離人繼續帶著哭腔喊道。

    “你的衣服我就放在…”將守扭頭指著已經變成焦炭的火堆…戛然而止…

    之前烤熊腿肉的時候,就覺得少點什么,竟然是思離人的衣服!

    他的衣服明明被自己放在火堆上烘烤,怎么轉眼間就不見了?

    這是…

    剛到這里,他見洞口一處很不顯眼的角落,有一塊被火撩成黑邊的紫紗布料…

    怎么會!

    將守恍然,思離人的紫色紗衣和面巾,被自己放在火堆烘烤,竟然燒成了飛灰?

    估計是被風一吹,火星濺到上面,紗衣本來又容易起火…

    “思離人,我如果說你的紗衣…被火堆燒成了飛灰,你信嗎?”將守吃癟。

    “你胡說,你這個騙子,你除了是禽獸,流氓,混蛋,現在又多了一個稱呼,大騙子!幫人烘干衣服,怎么可能被火燒成飛灰?你眼睛是喘氣用的?騙子…嗚嗚嗚…”

    思離人憤怒的說道最后,失聲痛哭起來。

    將守一陣語挫…

    “思離人,你聽我解釋,我真的是把你的衣服放在火上烘烤,然后出去找東西給你吃。你當時身體非常虛弱,必須要吃東西,喝水。”將守繼續解釋。

    “我昏迷怎么吃東西,怎么喝水?你撒謊都不打草稿,張嘴就來,我之前怎么就會被你騙了!”思離人憤怒的喊道。

    “我烤完熊腿,先自己嚼爛,然后喂你吃的,還有水,使用葉子接的積雪….”

    “哇!嗚嗚嗚…你欺負人,你嚼爛的東西給我吃,你竟然讓我吃你的口水,還有嚼爛的東西…嘔…嘔…”

    將守還沒說完,就被思離人的哭聲打斷,緊接著,憤怒的罵聲,干嘔的聲音,依次傳來…

    將守心中無語,他算是明白了,此時就算是說破大天,思離人也不會相信,甚至會越描越黑,扯不斷,理還亂…

    他無奈之下,走出洞穴,仰望天空,心中無語。

    “混蛋!你怎么不回話了,人呢!”思離人竟然憤怒的大喊道。

    “別擔心,在這里,我現在說什么你都聽不進去,我來這里透透氣。”將守無奈的說道。

    “哼!透透氣?無賴,流氓…”

    將守剛一打岔,又被罵了一頓….

    將守腦海中,突然閃現了一句話,好像是劉半仙,女人這種動物,不可不理,也不能太理…

    這話,真特么對!

本文網址:http://www.ntclcv.icu/xs/56/56755/191673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卓版彩票助赢计划软件